江湖聊天室 江湖名人堂 江湖资讯 论坛精华 玩家风采 图说江湖 常见问题 侠客档案 江湖往事 江湖事件 江湖笑话

《侠客档案》之永离尘情——无尽江湖路

现门派:游侠  2014.5月加入醉江湖

我有很多名字,多到不知道该如何提及,以至于当有人问起我是谁,会一片茫然。记得的跟不记得的,我已经衡量不出来了。
档案什么对我来说是个黑历史,嗯。
初入江湖的我是初二的小萝莉,天涯浪子的缘聚江湖。就记得一句缘聚江湖,缘聚厦门。被妹妹勾引进来的,第一次上网就贡献给江湖,这是个悲剧。印象是这里的怪大叔太多,把懵懂无知的我带上了色魔榜,昏。然后被怪大叔们吓跑了嘻嘻。
唔,再来又被另外的妹妹拐进一个忘记叫什么的湖了,不小心入了个叫水晶之恋的门派。很幸运地女掌门不知为何被封杀,接着全派被追杀,就被蹂躏啊威吓再威吓啊蹂躏,太凶残了,凶残得我终于退派了还激发诗性写了一首《梦易碎》发上了江湖论坛。这下可不得了了,版主大人慧眼识珠给我上了推荐,从此走上了不归路。结果我还没尽兴呢,那里就倒了,阿弥陀佛。
你问我怎么一直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我很坦然地告诉你中二的我取名不可说,说了我会人生阴暗不可自拔。
接下来要提到一个叫侠客江湖的地方,站长叫小白。遇到了好多人,时隔多年依稀记得的人,弟弟灯火阑珊,大姐恬妞,二姐冰清玉洁(以前叫冷?冰心,忘记了),妹妹冰雪飞儿,晗,幽姝,还有我不知道会与之纠缠很多年的狂霸如风,以及那成为我当时阴影的傲骨霸刀。那时我叫冰璇幽儿,待在幽姝的梦初幽梦。发生了好多狗血的事,现在想来我都不好出口,却也是在这里我才真正踏进了江湖吧。后来都散了,再后来就剩下一个人了。
独自摸到了神剑江湖,站长是神剑再现,残剑和寂寞王子是副站。刚开始自己一个人乱晃,在这里第一次买了江湖会员。说起来挺好笑的,那时我初三,没去过银行也没身份证,是把钱放信封里寄去站长留着的地址,真是有够傻的。有过几个名字,幽清依郁,依雪心,梦境碎片,还有为了紫若幽然而改的紫璇幽儿。那个和我在江湖上对背陋室铭的妹妹紫若幽然,她喊了我好久的姐姐,到后来她才晓得比我大哈。另一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经常改名,我叫她心儿,一直囔着要娶我,遇到她后我才知道还能这样的,三观遭到了严重的刷新……也是第一次和江湖中人通电话,被心儿缠得没办法,结果她说我的声音和她一个讨厌的人很像,玻璃心碎了一地。相识了一些人,也忘了一些人。姐姐快乐回忆,后来认识的哥哥迹痕迹,最终陌路的霍灵,最后追来的狂霸如风当时的樱空释。突然有天江湖变了,等级上了150的非会员被禁止登陆,紫若没法上来,终于我也走了。
一路走,一路悠晃,很多地方去了再离开也没记住,也路经仙剑江湖几次就是没留住。直到如风开了江湖,我过去了。那是段分分合合的岁月,放肆地轻狂,我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笔墨尽染。让我懂得了爱,为何没法护我一尘不染,放任我癫狂,任我沉沦。什么时候起江湖成了一场无涯的生,那个叫彩云之南的江湖,后来发神经改成哇南的江湖。幽幽幽幽幽幽,那么多人喊我幽幽,莎蔓儿,紫梦飞舞,冰蝶儿,海洋天使,狂沙乱啸,冰川飞羽,灵寻,古城遐想,飘渺。我还是冰璇幽儿么?总是会被替代的,还记得那个名字,樱花泪儿。我多么想素衣如容,只为一人素衣如容。
怀念离开后那段日子,我,蔓儿,狂沙外带一堆人。我们捣蛋,我们惹祸,狂沙一路做苦力哈。我的蔓儿,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是你带来的,没有烦恼,无伤也无忧。可惜,那是短暂的,狂沙离开了,我的蔓儿快乐不起来了。没有谁会为谁永远停留,哪怕那个说再也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的人。
仙境江湖,我叫一树烟然,谁也没认识,入了茗楼,沉默了一路的江湖。因为一个名字终于踏入了仙剑江湖,接着知道了一个叫凝然成冰的女神。我是不教花瘦,为了一睹女神风采进了染尘,奈何我只是看着女神的名字发呆,于是再也没有然后了。
仙剑江湖对于我而言,是从急景凋年开始的。碰巧娑罗织的红袖招开张,一时兴起就加入了,认识了叫岸芷汀兰的妹子,后来的画上眉儿,这也是个糟糕的开始,她把我带上了一条不归路。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最让我咬牙切齿的是,她对此毫不负责,默默流泪。哦,她还是我师姐,一起拜了个坑爹的师父,叶轻尘(这绝对是黑历史)。一开始关于仙剑江湖的一切我是茫然无措的,荷后来的出现简直是光芒万丈的,我第一眼见到她似乎叫盛世烟花,她是我每次一见就已换名的女人,从未真正记住她的名字,论坛上的孟婆。还有后来跟着画上眉儿去过火帘洞认识的娘子,飒秋灵,现在已成女王的灵儿。小气的催化剂,一直被灵儿喊蟋蟀的伴花落,等我成了空意遥,终于出现的断剑为谁。我的江湖路纠葛不断,理还乱了。去过陌菊轩,抓到一只修罗影,也曾离开,把号交给催化剂。还是走不开,回来之后去了狼族联盟,如果澈影未彻不成后来的修罗影,一切会不一样么?陌上桃花,这个名字我记得很深,我们初识并不愉快,太鲜艳的颜色,晃得我眼晕。直到白云不一样的色彩,我还是落入了陷阱,我想护着这么一个人。还依稀记得在仙剑曾写一文章提到我太过冷情伤过她的心,其实我看着光影天使从哇南到了仙境,看着不记来时路从仙境到仙剑,最后看着白云深处到了即墨。哪怕我再淡,也想看着桃花在枝头灿烂。陷于感情漩涡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永远成不了魂相契,护不了任何人。
蔓儿找到了我,她一直在找我,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对一个人真的这么重要。哪怕不想面对,哪怕始终介怀,还是去个那个地方,如风不断重开的地方。有些人还在,有些人还是不一样了。紫梦海洋飘渺,改成翰海雄风的冰川,再也回不来的狂沙,一次又一次,说好你在哪我就在哪的浅舞,我从莫容情成了薄暮娑祭再到远殊萧艾,再也回不到冰璇幽儿。我却又亏欠了一个人,重剑无锋。那个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个无怨念陪着我改名的美少年,我心情不好会笨拙地给我讲笑话,我要什么会默默去做到,为了能和我多说上话就去看了霹雳布袋戏的人。我负了他。
我常常在想什么是江湖情缘,为什么能十几年如一日,也为什么一朝一夕能让人念念不忘,还能虚幻得让人不想梦醒,永远成不了的真才如此格外的惑人。醉江湖能醉得了一生么,我不晓得。直到这刻我才写了档案,不是闻弦听己,不是眷然顾之,不是赦天琴箕,而是永离尘情。
染染,蔓儿,阿盏,桃花花,山朵朵,以及离开的师父倚秋风。江湖路,是一条漫长的铸心之路,愿此路一往无回。

文章关键词:仙剑江湖 神剑江湖 醉江湖

  永离尘情    慕容二喜

关于江湖 | 江湖公约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江湖社区

版权所有:楚天江湖网  世纪江湖 之 醉江湖   站长:柒剑  技术支持:柳叶上的梦  江湖美工:柒剑

网站地图  备案序号:闽ICP备11022778号-4  Copyright:2012-2017   www.zuij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