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正文

我的爱走了

 人参与  2017年6月27日 09:42  分类 : 江湖文摘  点这评论

阿木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我正在玩一个迷宫游戏,那是SPEDIA的站点游戏,我被它迷得一塌糊涂。阿木在OICQ里沉默了很久,发给我一条信息:“算了,长痛不如短痛,我不想再痛苦下去了。分手吧。”也许阿木会以为我会大吃一惊,继而痛哭流涕,然而我没有,我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那么平静。我淡淡的给他回复了两个字:“好的”,便继续在那个迷宫里走来走去。

     迷宫里有很多条路,我就这样走来走去,还要逃避时不时冒出来的火球,那东东只要碰上你一下,你准玩完。好象分手这个结果是注定的,我没有给自己太多的理由,也没有给阿木更多的问题,我就这样停地在迷宫里走来走去,OICQ里阿木的头像一直是彩色的……

    火球越追越紧,我不停地到处躲避,看着一条条没有出口的路,我真想让它们在瞬间全部消失,让我快些走到终点……我终于无路可逃,火球终于追上了我,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火球在“滋滋”在灼烧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生命在渐渐地消逝,而我却无力挽回什么……
    屏幕上只留下了一行醒目的提示:GAME OVER。几乎同时,OICQ里阿木的头像也变成了灰色……GAME OVER,GAME OVER,所有的一切都这样结束了,游戏结束了,我和阿木的爱情故事也这样静静地结束了。是的,GAME OVER……

     刹那间,感觉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在周身弥漫着,压抑着……我终于从那个无休无止的迷宫里回到了现实中,回到了这个网络现实中,阿木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了。紧握住鼠标的手不禁阵阵地轻颤起来,心也随着泪水无声地滴落而阵阵地抽搐着……

    我无力地关上了机器,轻轻地推开了窗户,初春的夜晚竟是如此地寒气逼人,而此刻,又有谁能温暖我冰冷的心?倚在窗边,懒懒地看着外面的夜色,我突然想起来,直至分手的最后一刻,我都没有问一个为什么。算了,也许爱就是这样,相爱没有理由,分手或许就更不该有理由了……

    重新坐到了PC前,忍不住再一次无声泪下,突然很想写些什么,为了阿木,为了我,为了我们的爱情……我想写,我想说,我想告诉,在这样一个无奈的网络里,曾经发生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爱情故事……

 

 爱情


穿过了种满了新茶与相思的山径之后
前路将经由芳草萋萋的坡壁       直向顶峰
就象我知道  生命将由幼稚走向成熟

    总会在这样的夜晚想起你,想起你,却又令我心痛不已。

     独自一个人站在雨夜的大街上,看路上行人匆匆、车来车往,霓虹彩灯照耀的这个城市已经变了质,又有谁肯稍作停留陪伴一颗孤独的心?

    让我清清楚楚地活着,或者——明明白白地死去,只是别让我这样痛苦下去。

    没有朋友,没有知已,我好害怕有一天我会被无边的孤独压碎,碎成一堆粉末,又被一阵风吹得无影无踪……

    我幸福吗?

    我真的幸福吗?

    我祈求过上帝,可上帝忘了我的虔诚。

    上帝忘记给玩偶一颗心和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感情。

    让我逃吧,逃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可是茫茫人海之中,我却永远找不到自己的该去哪里!
    我把自己丢了,爱也丢了,我忘了如何去爱和被爱,心中仅存的只是往昔的追忆,好想再爱一次,真真正正的用尽全部去爱,可是我的爱呢?我在爱在哪儿?

    早已不再相信天荒地老、此情不渝的谎言,更不相信会有什么事情一成不变,好害怕再受到伤害,害怕真的付出全部以后被被伤得体无完肤。我相信我不能再次忍受,我会死去,流尽心底的血死去……

幸福对人是奢侈的,而人总是奢求那一点需十倍的痛苦才能换取来的瞬间幸福。

爱是幸福?

被爱是幸福?

不愿留恋,只想珍爱破碎的一切。

残缺也是一种美,血淋淋的美。

爱吗?

不爱吗?

亦或是过份的爱产生了过份的苛求?

好想有一个月圆的夜晚,重新寻找旧梦中那块圆圆的月饼。

那时有爱,有欢乐,更有默契与理解……

只是月圆的夜晚留在了过去,留在了曾经甜蜜和梦里。

 


蓝眼泪
在霓虹闪烁的灯光下,她腮边一滴凝住的泪竟是冷冷的蓝……

 

我这号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用我哥们一句话说撒人堆里就没了。说我放荡不羁也好,说我执迷不悟也罢,哪个城市昏暗的天空下都有我们这号人存在,我们不属于白天,只属于黑夜。

一年前我在小城里最大的一家夜总会里做调酒师,工资不少,活也不太累,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属于夜晚,白天我可以蒙头大睡,不必顾忌街上那帮爱嚼舌根的大妈对我指指点点,从头讲到脚板底。夜晚我在夜总会的吧台里摆弄着一堆瓶瓶罐罐,我觉得这感觉不赖,总比去伺侯外面那帮有几个臭钱烧的不知自己姓什么,总爱摸人家大腿的灰孙子强。凌晨收工以后,我会和几个死党开几听啤酒,在灰尘飞扬的行人道里死嚎那首《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居民楼里扔下来的臭鸡蛋烂菜叶常常象轰炸机似的爆炸在我们身后,这正常。你可以说我的生活很平静,也可以说我的生活太喧闹,我就这样过,觉得还不赖。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说混也行,反正有钱花有地儿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吗,谁让咱这贫下中农的后代压根就没长那根去当地主的筋。每晚在夜总会的吧台里望着五颜六色的被称之为酒的液体,慢慢生出一种乏味,我开始在这乏味的生活里寻找一种新的刺激——望着吧台外的人,揣测他们。你也许要骂我变态,说我有窥私癖,随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看来看去也没什么新意思,无非就是老板带着小蜜找个黑点儿的地偷情,要不就是不甘寂莫的老公借着应酬的理由背着老婆潇洒走一回,人呗,就那么回事。我就象不辞劳苦的环卫工人一样,用目光在吧台的四周扫来扫去,连一点小的风吹草动都不放过,有一天,我的目光里扫进了一道蓝色的风景……一个女孩,是一个女孩。她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如果你不注意也许根本无法发现她的存在,她不和任何人讲话,每次只要一杯干红,慢慢地喝,喝完最后一滴的时候,她就会轻轻起身离去。我从来没有看清楚她的脸,只记得她走到门口时晚风吹起她蓝色的大衣在我的眼睛里留下一抹蓝色的弧。她每天晚上都来,每天晚上都是如此。我开始习惯时不时地看一下那个黑黑的角落,看那一抹蓝色的弧。我开始猜测她每晚光临的理由,是失恋?是失业?是孤独?还是……想了太多个理由,可是每个都象,每个都不象,我开始想知道答案,非常想,从来没有这么热切的盼望过什么,高考的考题除外。有一天,正在我百无聊赖地摆弄手里的瓶塞的时候,她坐到了我的面前。

“干红,谢谢。”
冷冷的,没有一丝热情,就象是从南级传来的声音。我的大脑暂停了那么两秒钟,我没想到她这一抹蓝色的弧会真实地在我面前。
“要帮您送到座位吗?”
“不用,这里。”
她对语言也是如此吝啬,不肯多讲一个字。我为她倒满了一高脚杯的酒,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打量她。她的眼睛低垂着,睫毛轻轻地盖下,很长,很密。皮肤很白。她喝酒的时候从不抬起眼,只是低着头望着酒杯,然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将红色的液体啜入口中。
“你为什么看我。”
我一怔,脸不由地红了起来,这丫头,怎么知道我在看她。
“你在想我怎么知道是吗。我没看你,我感觉到的。”
天,我晕!我就象小时候偷了邻居家两个鸡蛋被发现一样,糗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没什么,别在意。想聊天吗,我很闷。”
她似乎永远只会用这种冷冷的口气。
“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吧,那么我讲,你听。”
她的口气不仅冷,而且还很霸道,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而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本来有别人很羡慕的工作,现在没了。我本来有一个我很爱的人,也没了。我还有一
个非常爱我的人,一样没了。”
“我为了那个我爱的人扔掉了我的工作,而我的爱却终将不能属于我。爱我的人得不到我的爱,也伤心地远离这个城市,不知飘落到哪个地方去了。”
“我被一个黄脸婆拉到街上拳打脚踢,被所有的人骂我贱,而这一切都为了那份得不到的爱……”
“爱情在很多时候是没什么理由的,其实人的劣根性就是贱,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觉得好,爱情也是如此。”
“我本来也可以称得上幸福,男友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相恋四年,他跟着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他本以为就这样美好生活就开始了,相守一生的诺言将在此实现。可是我却爱上了别人,爱上了一个注定这一生我也无法拥有的人。”
“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男友,失去了爱,我一直在问自己所有的这一切付出是否值得。可是我找不出什么理由告诉自己不去爱,爱就爱了,没什么后悔。”
“我要离开了,去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在这里我把我的故事留给这个城市我最后认识的一个人,也把我的爱留在这里……”杯中的酒空了,我知道她要走了。我觉得该对她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
“等一下,我给你调一杯鸡尾酒,为你送行。”
她没有回答,只是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静静地望着面前的杯子,我把调好的酒放到她面前,她轻轻地端了起来,微微地啜了一小口,然后一饮而尽。
“这酒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是我自己调出来的,一直没想起来该取什么名。”
“我喜欢这杯酒,它给我的感觉是寂莫……”
我怔怔地回味着她这最后一句话,而她已经离开了吧台走向门口。恍惚间,似乎看到她腮边凝住的一滴泪在五彩的霓虹灯下竟是冷冷的蓝色,是的,冷冷的……
我终于想起该为这杯鸡尾酒起个名字——蓝眼泪。

 

我的泪落进你的海

  生命中最不舍的一页,总是藏得最深,一次又一次的翻阅……   

  我喜欢听那首歌,那首《为情所困》,喜欢望着窗外灰蒙蒙地清晨,喜欢重复听那句
“我希望可以留住时间,让他能永远在我身边……”

  浩是我儿时的一个朋友,浩住在海边。浩迷恋大海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浩在考试之前准去海边为他那打入冷宫的功课虔诚的祈祷一番,虽然没一次灵验的。外婆家和浩家只隔着一座楼,上学的时候总有假期可以让我挥霍,每次我放假回去的时候,浩总要带着我和那帮死党玩得一身臭汗才回家,浩说从来没把我当女孩看。

  十七岁那年我中专毕业,本来要接着读书的,可是那年的春天我的心脏染疾,不得不在病床上打发时光。妈妈花了很多钱,想了很多办法,可是我的病却没什么起色。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得病有什么严重,心里却有一丝的得意:只要不读那些该死的数理化,我宁愿躺在病床上。我一见到针就怕极了,每次护士打针的时候我就会扯着嗓子喊得满病房都知道十床那丫头又挨针了。那时,妈妈的眼中总有心疼的泪光……病床上的一个月,妈妈似乎突然之间老了十岁,我也变得懂事起来,我知道妈妈怕极了,她怕失去我这个调皮捣蛋的野丫头,怕我真的从她的生命中离开……

  在医生的建议下妈妈送我到外婆家休养,希望能对我的病有点帮助。那是一个五月的春天,我又见到了浩。

  浩长大了,变高了,算算已经有三年没见到他了。浩看到我的时候,瞪大了双眼,那眼神好象在瞧一个怪物。“是你吗??怎么瘦得跟火柴棍似的??干吗呀?给火柴厂做广告呀??”呵~~是浩,还是那个和我一起在海边捉螃蟹的浩,还是那个总喜欢拉住我的头发骂我臭小子的浩……

  浩不再拉着我到处去疯,但浩会每天晚饭后带着我去海边散步,对我讲一些学校里的故事,以及他和他女朋友偷偷谈恋爱的事情。浩说他爱大海,从一出生就爱,小时候很爱哭,妈妈一把他抱到海边他就很乖,没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坐在游泳圈上泡在海里,他一天不见海比没吃饭还难受……和浩在一起很开心,也很放松。我们踩在松软的沙滩上,任由海风吹拂着,那种感觉很棒。浩拿着一个开心佛对我说:“这个送给你,免得以后一打不
过我你老哭!”我拿着那个开心佛,小心地戴上,看着那个小人嘴巴都乐得咧到一边去了,我和浩都笑了……

  一天,浩带了一个女孩子来看我,那个女孩头发很黑,皮肤很白,长得挺好看,是文文静静的那种。浩偷偷对我说,那是他的女朋友,同班同学,不过不敢告诉别人,只领来给我看。女孩走后,浩问我:“嘻~你觉得怎么样?”我故作沉思状:“嗯……还行,不过嘴巴太大,小心争肉吃的时候你抢不过她!”浩气得五官都错了位:“就坏吧你!嘴巴这么损,当心嫁不出去!”我们俩开怀大笑,象一对多年的老哥们,事实上除了我是女的这点以外,在任何一点上我们都可以称为老哥们了。

  有人说:快乐是一剂不可多得的良药,这话我信。在海边住了两个多月,浩每天陪我到海边散步,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心情更是无比的轻松快乐。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快乐下去,直至有一天……

  那是八月的一个下午,天热得要把人蒸熟,窗外树上的知了拼了命地往死里喊,这样的烈日我是无论如何不敢出去的,只能在家里眼巴巴得盼望太阳快些落山。闲来无事翻着一本棋谱,自己跟自己下棋,这时浩来了。浩永远都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他一来我的心就害怕,生怕他一个高抬脚,把我们家的什么东西给踢了。呵~其实我和他一样,要不怎么是死党呢。浩手里拿着一个小包和一个帽子,问我:“你去不去游泳?我带你去,今天我去海水浴场,那里沙细,很好玩的。”我望着外面的炎炎烈日,无奈地说:“你去吧,太阳太毒,我怕中暑。”浩撅着嘴说:“唉!你现在成了纸糊的了,算了,我自己去了,
六点多我来找你,在家里等着我!”说完,又风风火火地走了。那天我等到八点,浩也没有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去浩的家里,只有他奶奶在家,她告诉我昨天浩去游泳一直没回来,浩的爸爸妈妈昨天晚上就去海水浴场了,现在还没回来。我的心里被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着。浩答应过我回来找我的,他一定会来,也许他去找朋友了,也许他玩得太累不想回来,也许……我告诉自己太多个理由,我不相信浩会出什么事情,我不相信!

  等到下午一点,浩的爸爸妈妈回来了,从他们红肿的眼睛我明白了一切,可是我仍然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浩已经游泳很多年了,他的水性很好,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些理由,一遍一遍要自己相信浩没有事,他还在,他还会回来找我,和我一起去沙滩散步……我一个人回到了家,姨妈拿给我一张当天的服务导报,指着一条消息让我看:昨天适逢初一大潮,第一海水浴场有一人丧生,二人失踪,希望大家游泳注意安全……手中的报纸慢慢滑落,耳边只有姨妈的轻语:“浩的尸体还没有打捞上来,谁能想到这么好的孩子会这么短命,他爸妈就这一个儿子呀……”

  一周后我收拾好行李回到了自己的家。以后的日子过得很平淡,我的病基本上痊愈了,找了一份别人挺羡慕的工作,又有了一个男朋友,我把浩的故事讲给男朋友讲,他只是一笑,说有浩这样一个朋友,真好。我以为浩就这样慢慢从我的生命中消逝了,永远消逝了……

  一年前的春节,我去外婆家过年,在街上竟遇到了浩的那个女友。我们都很高兴,聊了很久,她说她现在过得很好,考上了一个名牌大学,希望毕业以后能回故乡来工作。我们谈起了浩,她轻轻地说:“其实我一直以为浩喜欢你比喜欢我多一些,他对你的感情和对我的不一样,他从来没有陪我去沙滩散过步,他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

   我一个人来到浩曾经陪我散过步的沙滩,这里已经变了,一条环海公路将这里切成两半,我踩在不再松软的沙滩上好象又回到了那个五月的春天。我站在大坝上,我和浩曾经在这里捉过鱼,海风中我好象又听到了浩爽朗的笑声,又仿佛看到了浩灿烂的笑容……
“浩!我回来了!那个臭小子回来了!”我站在大堤上大声呼喊。回答我的只有阵阵海风……我终于相信浩已经不在了,他归宿于他深爱的大海,我取下他送给我的快乐佛,在上面印下一个吻:“浩……愿你在天堂快乐……”两年前未流出的泪今天终于落进了浩的海……

 

--清影飘扬

 

by:笑傲江湖


来源:江湖传说(微信/QQ号:8478300),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zuijh.net/blog/post/9.html

本文标签:笑傲江湖  MUD江湖  泥巴游戏    

江湖玩家交流QQ群:201130852

<< 上一篇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搜索

网站分类

本年最热文章

热点关键词

最新留言

赞助商广告

关于江湖 | 江湖公约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江湖社区 | 江湖博客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Z-blog 备案序号:闽ICP备11022778号-4 QQ:8478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