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正文

送小葵

 人参与  2016年1月12日 01:15  分类 : 江湖文摘  点这评论

谨以此文。送给一样爱过的小葵。同时,祝刺客和水水永远幸福!!!

入夜。

夜凉如水。

丫鬟推门燃了香烛,满了茶盏,轻手轻脚,躬身掩门。

看着桌上满目的喜红,上好的面料映着明晃晃的香烛,一旁袅袅幽香的清明龙井在如此艳红下倒自得清明。

清明如心,清如泪。

起身,扶着雕花缠凤的窗,看庭院里的竹影淡如泼墨。

斑斑驳驳的光影,顺着长廊铺满了整个院落。

月色沉寂,月如钩。

凝眸,视线定在院角不知何时枯萎了的兰花。

曾经的草长莺飞,曾经的语笑嫣然。

如今都萎败若尘。

一如我昔。

是呢。那美好的四月天,如春花笑于林间,我沉醉于他的眉目俊朗。

是林中长长的小径,我走失在一树又一树的繁密,一路又一路。

我负着映蟾,一深一浅的寻找,如迷路的羔羊,忐忑不安的四处张望。

那时,师父失踪,师娘暴毙,纤绣阁在江南各大绣坊的挤兑下岌岌可危。

而我,便是被逼无奈铤而走险,求助于江湖仙人,终得指点。

映蟾乃世上罕见之宝,其色雪白,而花尖上却带一抹嫣红。

那红,如霞,如血。

这点红若是染入丝线,则用此丝线绣出的物件便是栩栩如生,天下无双。

我便是冲着点嫣红而来。

在长垣洞前跪了三天三夜,求得花神开恩,以自身精气作为交换,得以前往献月山。

那映蟾便是生于献月山崖之巅。

得月光之精华,长天地之灵气。

映蟾如雪,蟾心如血。

我踏着先寻者的皑皑白骨,借花神之力采下此花。

在离别之际,花神意味深长的话语响于耳畔

“映蟾借天神地力而生长,采撷更需神力相助,如此而下,想姑娘需心神交换。”

心神交换,身心不由己。

而那时的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可谁知,原来有一人,竟是存于生死之外。

也是,由不得我。

更由不得心。

我带着映蟾,迷惘的寻找归途。

半路躲过巨蛇,斗过猛虎,早已是筋疲力尽。

献月山妖怪众多,映蟾的仙气更是让他们虎视眈眈。

无奈,我武力消耗大半,再遇上这半路杀出的赤鬼王更是难以招架。

看着鬼王的戾气越来越重,招式愈加狠辣,我一个趔趄,竟瘫坐地上。

闭眼,等待那之命一击,怀中的映蟾早已被我的鲜血浸满。

我久久的瑟缩在地上,不敢轻易睁开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声音何时已经归于静寂。

我想起下落不明的师父,惨死的师娘,及身下的处境,竟开始嘤嘤哭泣。

突然,耳畔响起一声轻柔的呼唤

“姑娘,没事了。”

我抬起泪眼,透过水雾,看到他。

俊朗的眉眼,微扬的嘴角。

好似黑云过后的第一缕阳光,大雨后纯净清晰的绿水。

仿若用尽一生温柔方能造就的温暖。

就是他。

也,只有他。

“姑娘受惊了,这赤鬼王方才已被在下制服,姑娘可继续赶路了。”

我痴怔在他无边的笑意里,忙乱的起身。

我来不及,来不及收起我的泪。

如此措手不及,就这样红了脸颊。

看他在这幽暗的林间如一道纯净的光线将这个狼狈不堪的我照亮。

我绞着衣角,低着头。

至今,我都在恨自己的不争气。

那一声感谢,那么轻,轻到连我自己都听不见。

“姑娘可是在寻下山的路?”

我低着眉,含混的应着。

“在下刚好路过此地,见姑娘受制于赤鬼王,便冒昧出手。如此,便将好人做到底,将姑娘送到山下吧。”

我唯有跟着他。

默默的在他的身后。

看着他宽大的背,看着他用剑拨开杂乱的草。

心中因师门不幸而荒芜的心,在这一刻,竟开始草长莺飞,水绿山蓝。

原我爬了那么久的路,如今竟变得如此轻快,

像梦一般。

仿佛世上只有我俩。

我跟着他,看着他为我开道撕破的衣角,心中莫名的安定。

就这样,好似一颗种子,不声不响,就这样,破土发芽。

我甚至忘了此行的目的。

忘了怀中的映蟾。

忘了待我重振的纤绣阁。

我就想,跟着他,一路走下去。

永远,走下去。

“姑娘,照着此路再行半个时辰便是集市。在下便陪同至此,姑娘保重。”

或许是我太愚钝。

或许是我太傻。

至今,我都没分辨出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竟然只是看着他清俊的眉眼,默默的看着随着他转身而翻飞的衣角。

没有再应一句再会,抑或问问他的姓名。

在稀疏的灌木旁,傻愣愣的的看着他走远。

来不及回过神。

来不及伸出手。

残阳夕照,满目凄然。

如此,我带着映蟾回到纤绣阁。

借映蟾的仙气,以师门祖传精湛的绣工,纤绣阁起死回生。

往事至今,纤绣阁竟不知不觉闻名江南。

只是。

谁会知道,纤绣阁里的木颜竟是如此,度日如年。

常言道,画由心入,绣从心出。

在我翻飞的绣架上,在那些自我手中而出的花前月下,在我手中展开的朵朵牡丹里。

虽是栩栩如生,却少了元神。

世人只爱它们的艳丽。

却未曾注意那点神气。

自我的心遗落在那片如血残阳里。

即便是日日门庭若市,人前人后忙忙碌碌。

有谁知道,这个无心的木颜,度日如年。

每日闭眼。

梦回献月山,看着那熟悉的笑。

那份温暖。

就像映蟾那抹嫣红。

那笑,那温暖,便是我心尖上的精血。

这便是花神所说的

心神交换。

不知不觉,就这样,把自己的心神。

无名氏的交换。

直到那日。

那日,我如常立于绣阁。

看绣阁内女红翻飞,一匹匹绸料送进送出。

“阁主,末日战魂掌门刺客求见。”

我抬眼,见小厮毕恭毕敬,心中不免诧异。

江湖中叱诧武林的的掌门如今登门求见。

想来自己与世俗纷争少有来往。

带着些许好奇。

些许疑问。

于绣堂上,我静候。

我万万没有想到。

就好似看到千万朵花同时盛开。

我看到的,竟是我日思夜想的面容。

仿佛回到了献月山,我透过朦胧泪眼看到的。

他,依旧风华绝代,笑得像如雪映蟾,举世无双。

我这才发现

其实,我依旧狼狈。

在他温柔的注视下,我总是那么狼狈不堪。

“想必这便是纤绣阁阁主木颜潇潇,在下刺客。”

看他伸手对我作揖。

我除了呆呆的作出回应,竟发不出半点声响。

太突然,太突然。

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如今的他,就在我眼前。

触手可及。

我看他立在我面前,那熟悉的温柔目光让我一点点深陷。

我只能,就这样,站着。

就像等待一个梦实现。

我想对他说

可是,好多话。

无法可说。

看他礼貌的谈吐,想来早已不记得。

不记得那个满身泥泞,在献月山里得他搭救的小姑娘。

我刚想道谢,却见他一个闪身。

他身后走出一个娉婷的身影。

“容我介绍,这位是似水凝燃。木颜姑娘绣工精湛,绣品巧夺天工。此次前来,是望姑娘能为在下的掌门夫人制一身适合的凤衣。想来木颜姑娘定不会拒绝。”

那颗自他进来便悬在半空的心,就这样,随着他吐出的一字一句深深的坠落。

就这样直直的掉下去。

砸出满目的血红。

“末日战魂能瞧得起小小纤绣阁,正是本阁的光荣。看掌门夫人貌美如花,怕是我手拙,绣不出更精细的凤袍与之相配。”

“不呢。”只见在他身边的她小鸟依人,朱唇轻启,吐气如兰“凝燃早对木颜姑娘的绣法甚是敬仰,如今,我与心爱之人成婚,凤袍得木颜姑娘亲手制作,是在是三生有幸。还望木颜姑娘不要推辞。”

我凝神。

看着思思念念傲然挺立身影旁的白衣如雪,青丝如瀑。

纤腰若柳,笑颜如花。

与他的晴朗俊秀,威武豪气相称。

真是一对璧人。

我只能点头。

在他的谢意之中接下这单生意。

为叱诧江湖的末日战魂绣制婚服,如此荣耀。

可我心本为他青了一方,绿了一片。

如今,只能独自荒芜。

我才来得及知晓他的姓名。

才来得及清楚他的出处。

却,来不及,来不及告诉他。

告诉他这份难以启齿的思念。

这份被日日夜夜在梦中回味的温馨轰然倒塌。

在心里血淋淋的路,就这样,被深深的痛拉出长长的印迹。

被高高供奉在心里来不及说明,厚厚积压的思念

就这样,满目鲜红。

这份鲜红,只能做人嫁衣。

不声不响。

我现在才发现,那日我跟在他身后悄悄生长的小芽,如今已高耸入云。

根缠着我整颗心。

让我交付心神。

停止泛滥的思绪。

我定神于眼前鲜亮的绸布。

抽出丝线,一针一线,为他绣着百年之好。

长夜漫漫,月凉如水。

我看着那一瓣瓣烛泪如泣血芙蓉,在桌上砸出朵朵碎瓣。

桌旁的清明龙井。

如空荡荡的内心。

人走茶凉。

衔金的凤凰,大朵的艳红牡丹渐渐在我手中成形。

我拉着绣线,打着千千结。

我看着金灿灿的凤凰,那闪闪夺目的光彩竟让我泪如泉涌。

屏息。

抽出映蟾花浸染过的丝线,咬破指尖。

如此,我才明白花神的话

交付心神。

于血于泪。

将我全身的心力,妥帖细致,绣于绸布。

我爱他明月之好,心神交付,终如故。

翌日。

我将凤袍送至战魂府上。

看凝燃凤冠霞帔,金色缎带甚比不上她巧笑嫣然。

在她身后,金灿灿的凤凰展翅欲飞。

一如那时献月山上流光溢彩的映蟾花

让人无法挪开双目。

如此才是,心神交付后换来的

天下无双。

看他对美娇娘的目不转睛。

笑容里的宠溺与妥帖。

嫁衣鲜红,她的美有慑人的绝色。

“木颜有幸得以为府上献微薄之力,这点心意,望掌门笑纳了。”我推开他差人送来的谢礼,低头,收回目光。

“既然如此,那便谢过阁主了!还望大婚当日,阁主能前来赏光。”

木然。

至此,心神交付。

那自他眼中采撷来的映蟾,想来已枯萎。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掷地有声的往昔。

就这般,咫尺天涯。

                                                                                  BY 木颜


来源:江湖传说(微信/QQ号:8478300),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zuijh.net/blog/post/7.html

本文标签:七剑江湖  世纪江湖  江湖回忆  江湖往事  木颜潇潇    

江湖玩家交流QQ群:201130852

<< 上一篇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搜索

网站分类

本年最热文章

热点关键词

最新留言

赞助商广告

关于江湖 | 江湖公约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江湖社区 | 江湖博客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Z-blog 备案序号:闽ICP备11022778号-4 QQ:8478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