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聊天室 江湖名人堂 江湖资讯 论坛精华 玩家风采 图说江湖 常见问题 侠客档案 历史命案 江湖事件 笑话吧

桃李春风一壶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作者:风吹牛儿走  2022.12.14  分类:文学情感?  来源:江湖论坛

放舟千里凭栏望,晚风凉,意茫茫。
一枕江山,碧落画清妆。
风雨忽为人间客,烟笼处,尽沧桑。
漫将尘忆入宫商,几星霜,费思量。
醉里寻欢,且取酒千觞。
鸿雁去来知雅意?疏声里,下潇湘。
---调寄《江城子》,昔日旧友相别,醉后涂鸦,依词林正韵。


此文分为悲、欢、离、合四篇,悲篇书写的一段过往经历;欢篇写的现时江湖,尤其论坛中常出现的人;离篇多写过去的一些朋友甚至一些离去的人;合字篇权做杂谈,一点祝福,愿江湖越来越好。此文只凑热闹不参赛,仅为感谢诸友一场相识。



篇一 悲
初冬,寒。叶落江南,细雨潺潺。红尘过往,心海帆影,可感可叹。
江湖,最初出现在春秋战国时代,有个叫庄子的人,曾经涂鸦一篇:“泉涸,鱼双与处于陆,相掬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是一种快意恩仇的潇洒,浪迹天涯的落寞;
是一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
是高手寂寞,天下有雪的豪情满怀;
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意气风发;
是斜风细雨不须归,梦里花落知多少的遐思无限......
曾经,在一个神秘之极的角落,有一群单纯的人,守着一汪湖,大家都相熟相亲,很少外人闯入。直到有一天因为偶尔机会自己帮助了一个素昧平生的网友,被他极力邀约至此,然后他不负责任的离开,把某抛进了江湖。
于是乎,从一介白衣、随风飘零到扎根下来、开帮立派。年少轻狂,快意恩仇是当时最好的写照。认识了众多的好友,可惜当时在众人中因为年纪小,只能排老幺。直到有一天小轻闯入,那是一个爱跳芭蕾的小女生,她喊哥哥的时候我对着屏幕笑了,终于,我不再是最小的那只。我告诉自己,我有个妹妹了,我要好好照顾她。
于是,在深夜湖里的角落,经常会有少男少女两个影子,一个在拼命的练习打架技巧,一个在旁边默默相伴喂招,边玩边聊。
“大哥,你能打得过天生姐夫吗?他又排名到榜首了......”
“打不过.......哼,谁让他年长我二十岁,再过二十年他变成老头,我再和他打过!”
“大哥,项天向我求婚了,你说我要答应他吗?”
“好啊!小妹,你出嫁时,我一定办一场江湖最盛大的婚礼!”
沉默片刻后,“大哥,我又不想嫁了,大姐二姐都还待字闺中呢”
呵,小女生的心思宛如天上的云。
某周末午后,因为一些事情姗姗来迟。
“大哥,大哥,我生病了,很难受。我等你一直不来,对着屏幕哭了一上午。”
我无语,轻叹,安慰良久。
时光如梭,某天湖要关了。而我也恰要离开,安心去冲刺自己梦想中的那所高校。小妹也陪着我一起离开,我闭关攻读,她也乖巧的不相打扰,后来疏于联络。
直到良久良久后的一天,偶然在某个邮箱的角落发现了小妹曾经的一封来信:“......爱过了,就可以用一生的时间,目送你离开。我们都是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
又一次,我们联系上了,她已经成了一名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
“我记得,记得那片湖。”是相遇之后她的第一句话。
小妹,大了。
不再是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女生,已出落成一个清秀脱俗的美丽女子。
现实中身边也多了一个追求她的男子,他是个好人,谢谢他一直陪她。
天有不测风云,后来在小妹云淡风轻的言语之中,还有淡淡的,甚至带着一些调侃的网络日记中,我却看的触目惊心,继而默默垂泪。
那是一篇篇记录着学生们的趣事和她从杭州到上海的化疗日记,那是一次次从满怀希望到乍然失望的无奈和抗争,她用温润的笔墨在倾诉着一个正美好年华的女子对生命的热恋和对死亡的无奈。

后来,她走了。
那天下着雨,我在想,那也许是她眷恋的泪,一滴又一滴,从云中落下。
还会记得吗?
记得,我永远都记得......
后来的后来,养成了闯荡江湖时,不喜欢与人深交的习惯,也许源于此。
是因为怕牵挂,怕被牵挂,负担不起。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带着江湖的追忆,短暂路过几个湖,我来到醉江湖。
只因为喜欢这个名字,人在江湖,悲欢离合,又何妨图一醉?
此文承上启下,接下来,均为醉湖篇......希望换一些欢快些的笔触,阿门。



篇二 欢

传说中葫芦是葫芦,娃是娃。
西游的路上,神仙是妖怪,妖怪也是神仙,亲如一家。
而我叮当的牛铃声,是个美丽的错误......
月明之夜,泰山之巅。一个高大的男子巍然而立,振臂高呼,让醉江湖再开十年!
下面群情汹涌,大家一起高呼:“再开十年,再开十年......”
众人话音刚落,一个尖锐的声音继续喊道:“再开,一万年!”
群雄豁然转头,只见一个男子微微一笑:“在下跳跳,大号半夜心跳,忝为论坛大内总管,还有个艺名叫帅诈。”
站在高处的那男子名柒剑,醉江湖创始站长兼第一任CEO,眼中含泪,激情滂湃。十年啊,醉江湖就像自己的小孩,虽然经常拳打脚踢的教育他,但也终于扶他长大了。一路风风雨雨,酸甜苦辣的走过,太不容易了!遥记当年,仙剑关闭之时,周公抚摸着柒剑的额头道:“小柒柒,仙剑终究没逃过七年之痒,江湖界以后就交给你们了,如果你能把醉江湖做到望仙剑的项背,你就成功了。”十年了,他成功了,还多延续了数年。
坐在前排的阿桑一边鼓掌,一边警惕的望着江湖论坛,随时准备冲出去抢沙发。
牛儿和阿彩、小知了、永不言败围着一个小圆桌,一边打麻将,一边嘴里嘟嘟囔囔跟着喊:“十年,十年,胡!”
以沫和陌上清浅、杳言紧紧盯着赌神排行榜,一边仰头望天,眼睛眨巴眨巴,“怎么就没有流星从天上掉下,把榜上的前三名拍下来呢......”
肥尸和小乖小松子揉着肚皮打着哏站起来,嘴里嘀咕道:“早知道不坐在沧月师傅和如梦师兄旁边了,这狗粮吃的...三天不用吃饭了”。掉头过去,猛地又是被一大口狗粮差点噎住。只见墨染师兄和雪蝶又已经含情脉脉的对唱起来了《遇上你是我的缘》:”...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像山里的雪莲花”

另一侧,李斯特追着静待轮回,“姑娘,可否告知一下你的企鹅号?”
“嗯???”
“姑娘,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是认真的。”
“呃。。。”
“姑娘,你为何总是一孤芳自赏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那......有没有可能我在忙着搬砖?”
“哈,也是。请允许我唱一首《丑八怪》来纪念昨日的遭遇:...丑八怪,在这暧昧的时代,我的存在,像意外......哎,谁拿半岛铁盒丢我的。”
雪落无痕举手示意一下,这个铁盒不是他丢的,然后眼光转向发热,发热缓缓转过头,负手望天......
恰在这时,一阵悠扬的歌声袅袅传来,只见池小晚边歌边舞,一首美妙的如愿迎面拂来。接着一生潇潇、情愫缱绻、清浅流年、一剑而已、神书飞扬、沐沐等又逐一粉墨登场,群雄献唱、精彩纷呈,只把那百炼钢、青锋剑化作绕指柔。 远远的阿轮公主拉着传说的胳膊撒娇地摇晃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傅,肚子饿了。”
传说摇摇头:“刚才论坛撒狗粮你不吃,现在后悔了吧!去,把那首大风吹好好练下,咱们师徒俩,一个诗坛,一个歌坛,双坛称霸!”
旁边江妄坐在高脚小凳子上,一边比划着一边对风行止水和柠月如风讲道:
“......
有最寒的青锋,快意恩仇
拔剑来,看谁霜寒十四州
......”
两人听得目瞪口呆,只觉一阵寒意袭来,缩了缩脖子。突然柠月如风猛地站起,哈哈大笑:“我领悟了,我领悟了剑的最高境界,我要挑战上届冠军马蹄鞍!”
话音刚落,浅浅随手扔过来一个瓶子,“快去,该打酱油了!”
树影下的角落里,尘世挽歌和山里朵蹲在一起,拿着易经算命的蓍草,一边数着一边来核对人名,两人嘀咕着要把诗词文章的名字加起来,千万别漏掉一个人,今年站站的人物年鉴全靠它了。山里朵一拍手,“哎呀,漏掉发热了。这个不押韵怎么办呢。”这一声喊惊动了牛儿,终于看到梦里的偶像了,牛儿猛地冲过来,随手把衣服上一角撕下,追着朵神要签名。一边顺口道,发热不是还有个名叫流年吗,不如中间再加四句:“不见高轩流年憾,风吹牛儿走四方。纷纷江湖无尽思,且敬诸友岁月长。”
醉湖如画,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下篇:离。



篇三 离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世间有多美的相遇,就有多忧伤的别离。和师傅的相遇,是我在醉湖最大的缘。有人说缘分是圆的,因为兜兜转转就是兜不出这个圈,于是乎就不免爱不得,恨不得,伤不得,离不得,说不得。初次拜师西楼,师傅千叮咛,万嘱咐。见了师傅要打招呼,嘴上要尊敬,心里要尊重。我一边嘴上答应,一遍心里默念:“吗咪吗咪哄,老鼠变成精。”

徒曰:“师傅,请问您老人家今天吃饭了吗?”
师曰:“绝食”。
徒曰:“师傅,您今天调皮了吗?”
师曰:“我呸。”
徒曰:“师傅,请教一下,系统送了我三只小猪,我可以直接卖掉吗?”
师曰:“记住,你以后不许再提养猪!”
徒曰:“师傅,我想发家致富,可以种花吗?”
师曰:“你哪只手种我剁哪只。”
于是我一事无成,其实我师傅真的很斯文......

后来跟着师傅又捎带着认识了很多人,喜欢一起讨论文学、探讨人生的鱼翅,喜欢互相送花又潇洒不羁的美人渣,喜欢斗嘴又多才多艺的裳竹。还有师弟师妹,每次见面必然问候的小夏,暖色调的字体,每次见面就是小风师兄好鸭的喊个不停。还有和顾师弟连走路都眉来眼去的小颜师妹,还有相思和黄花瘦师弟。一直到有一天,钟离跑过来,非要拉着让我喊师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好像喊了就有糖吃。我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的辈分真小!我几次准备脱离师门,和师傅平起平坐。直到有一天钟离贼兮兮的和我说,你想喊你师傅小七七吗?你想和你师傅平起平坐吗?拜我为师就好了!我终于看到了希望。
我心动了一刹那,然后去找师傅商讨。
“师傅,你看,天上的云是不是很自由啊?”
“嗯,很自由”
“师傅,你看,山间的风是不是很自由啊?”
“嗯,很自由”
“师傅,我想象他们一样自由,我......”
“可以,除了脱离师门免谈,你可以自由飞翔!”
第一次谈判破裂,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后来师傅就很少出现了,见到她都很难。
我的那群师弟师妹也都不在了,第一次,我感到了孤单,除了论坛。
想了,有时候会看看以前写给师傅的那首苏幕遮:
絮轻飞,春意媚。十里桃花,竞艳几芳菲。
无限江山烟柳翠,容色轻描,惹皱春池水。
晚风寒,边角起。独上西楼,望断江湖意。
闲把落花拈一醉,一笑嫣然,恩怨如儿戏。
如果说,在江湖我最好的朋友,排在最前面的一定有豆芽菜,喜欢笑着称呼她牛家村村花。我一直呆的门派,其实是薄情馆。
“这位帅哥,你人帅,又聪明,来我们薄情馆吧,很适合你的发展”。
“不来”
“你来不来?”
“不来”
“你来不来?”
“我来。”
事不过三,拒绝真的很难,我去了薄情馆。终于有了一个驻足之处。比较有趣的是,整个江湖,我和师傅从来就没呆过一个门派,而是一直跟着豆芽混。后来有年秋天乘船去东海玩,看着茫茫大海,即兴写了一首古风,送给豆芽菜。
碧海潮生潮连天,画舫斜倚听雨眠。
清风缕缕无限意,忽做薄情入梦来。
翩然一觉江湖远,红尘深处是非喧。
江山欲改本来色,唤取秋雨满人间。
一直呆在薄情,直到有一天青行找到了我,认出了我。我告诉她江湖只有牛儿了,就喊我牛儿吧,她把我带走了。她要给我们一个家,于是便有了浮罗之岳。我和豆芽一起来了,后来还有静待轮回、上官晴儿一些人。虽然很快也会是一个回忆,便如当年的北垄玄丘。青菜天藤,还有那群友,曾经,相识。
看着青行身上的派服题词依旧,那还是来自当年自己其中一首。
素手青衣起北垄,紫陌红尘蹑芳踪。
画里成妆清妍色,梦萦醉坞情几重。
前尘,恍如隔世。
江湖,我一直玩的云淡风轻,再加上不定时离开,要么数月,要么一年半载。朋友来来去去,也不习惯固步自封,所以也不时会交到一些新朋新友,热闹真好。有偶尔会见面的僵尸王、沉梦听雨、烈如歌、香儿等,还有鱼汤姆、小萌九、凉兮兄、永离尘情、狐小狸、飞雪......久违了。一些自己素来钦佩,甚而极少睹面的人惊鸿、独语、南陵笑笑生、南宫箫尘......
还有一些朋友,很想写出来,却又不便,便如此罢,见谅。
下一结束篇:合



篇四 合

天涯远不远?不远。人生处处是天涯。
天涯远不远?远。它刻在离人的心上。
江湖是什么颜色的?明月是什么颜色的,江湖就是什么颜色。
燕子飞来,燕子飞去。你可曾静下来,用心聆听,花开的声音?
你可曾感觉到,那来自灵魂深处的低语,不是天籁,却如梦一场。
第一次认识彩,她曾经回的自己一个帖,那个贴名是《十月天.白云外》,只有一句话:“好诗好诗......悄悄的问问,我能偷走拿去撩妹吗?”
于是,记得了这个名字,一个有趣又友爱的灵魂,素有互动,却神交数载。
第一次认识小知了,是我重来之时,而她出现的那天。论坛你来我往发帖,夹杂着踢两脚跳跳。后来竟发现,曾经我们是相识。虽然不久远,惊叹世界如此之小。
第一次认识如梦,是源于传说送给如梦的一首大作,拿来文中调侃。大厅遇到时,他看了我的状态不放心,是恩怨。非要让我用会员。其实,我本来甚少出现大厅,从不挂机。但他的好意终究笑纳了,点滴的善意之举总是很暖心。
江湖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开心便好。
醉湖,走到今天也确实不易,来自世界末日的预言之期,却成了无数素昧平生的人相逢相聚相知的平台。岂能没有恩怨?没有恩怨的江湖,那不是江湖,只是聊天室。孰能不重论坛?它承载了江湖的历史,文化的传递。可以说暂别,不要轻易说再见。有些人是抱怨着离开,有些人是微笑着走去,但兜兜转转、来来去去,始终绕不开的是江湖之情。天下大势,尚且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江湖亦如此,愿分短而合长。
正所谓:
莫向醉湖问多情,多情来去何匆匆。
花谢花开寻常事,芳草萋萋故园空。
朝看逝水如斯夫,暮看扶桑西山穷。
白云悠悠不知岁,一枕黄粱犹梦中。
玉阙金楼应犹在,绕壁余音花弄影。
梦里忽忆瑶台乐,觉来空笑沧海盟。
人生何时得月圆,天涯何处共月明。
缘起缘落缘如是,青衫试酒凉意浓。
放舟千里凌波去,淡看风色一抹清。
山高水远知何处,乱云斜飞过数峰。
独立小桥,清风盈袖。萍踪江湖,天涯路远。祝江湖安好,友更好,就此搁笔。



  上一篇:江湖歪传之七秀逍遥游 下一篇:无  

关于江湖 | 江湖公约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江湖社区

版权所有:楚天江湖网  世纪江湖 之 醉江湖   站长:柒剑  技术支持:福州醉江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江湖美工:柒剑

网站地图  备案序号:闽ICP备19017670号-4  Copyright:2012-2023   www.zuij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