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正文

江湖梦一场

 人参与  2017年10月2日 00:44  分类 : 江湖文摘  点这评论

 

一梦  参赛文

  ━━●●━━━━━━━━━━━

                                                                                                 

也许一切就可以云淡风轻地过去


留着淡淡的思绪


想着淡淡的回忆。

  ━━●●━━━━━━━━━━━

对你的思念,就像这树上的叶子,凋零了还会再长出来。


━━●●━━━━━━━━━━━


      夜晚总是来的那么快,当月亮挂上窗头,月光洒进房间的时候,有一种回忆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打理完江湖上的猪圈,看着满屏幕的皮卡猪,蓦的,忽然想起点什么,转身翻开日历,一行行数着,目光最后停在了五月十七日的小方框上。

      姐姐,你还好吗...


      “小秋快起床,姐姐有好东西给你,快起床快起床。”

      “小秋,太阳晒屁股上啦!你的pp要烤焦了!”

      QQ不停地跳动着,我揉了揉双眼,连忙和姐姐打了声招呼并发了一个笑脸。

      “小秋,这些东西放好,以后谁欺负你好防身”。

      呆呆地看着她把成堆的物资和卡片送给我。半饷,我终于提起勇气面对这个事实,姐姐要走了...那一夜我没入睡过,灯熄的时候,我站在窗前看天空,夜很黑很重,没有星星,压抑地喘不过气。姐姐现在在做什么呢,还在痴痴地等着他吗?

      或许是站得久了,有些累,便坐在地上,抬头看天,希望能看到星星,哪怕一颗也好,夜还是很黑很重,我失望地摇了摇头。


      姐姐的江湖名字叫水清清,2002年我初入江湖第一个认识的人。初到江湖感觉什么都新奇,看着大家刷怪打架,看着大厅里百来号人聊天那壮观的情景而不知所措,时不时因为飞出只太空鸟被我点到而开心不已,于是我对抢会飞的鸟和各种闪出来的衰哥乐此不疲,以至于后来残遭人害。姐姐就是在那时认识的,她教会我一切她知道的东西,然后她一个人静静地呆在那。后来我才知道,她一直在等着喜欢的人,他叫断了的弦。于是每天我都陪着姐姐,挂着陪姐姐等姐夫的备注,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姐夫似乎很忙还是他已经忘记这里忘记姐姐了..

      看着她每天都充满希望的样子,我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有时姐姐也会笑着对我说:“小秋,以后谁欺负你就报你姐夫的名字,他们怕他。”其实我很想说,姐姐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似乎每天都陪着姐姐等他,但是他会知道吗...我叹气..我摇头,不会知道吧...这是我很早前想到的答案。


      “小秋,姐姐不能保护你了,你自己要玩的开心,打怪要勤快点哟”。

      “小秋,姐姐走了,也许他真的不会回来了,也许他真的忘记我了,也许...他真的忘记有个叫水清清的女孩了吧?...但我还会继续等他的..”。


      轻轻地,来回擦拭着日历上的五月十七日,转身走到阳台,草丛中虫儿欢快地唱着歌,它们是最幸福的,不知离愁是什么。姐姐对他留下过多少的回忆,谁也记不清了,但我知道,姐姐对他的思念,就像这树上的叶子,凋零了还会再长出来。



    身边的朋友只有那么多,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人进来也有人离开。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大群人手拉手快乐的向前走,一不小心弄丢了一个人,一不小心又弄丢了一个人,一恍神一刹那就发现旅途上只有自己在东张西望了。


  ━━●●━━━━━━━━━━━



      姐姐走后,我独自一人守着她创立的门派,感到从未有过的寂寞,我讨厌这种感觉。看着江湖中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我想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一个月后,我退出聊天室,点下离开江湖,眼前跳出的系统提示:大侠,你真的要退出这个虚拟的世界吗?呵...姐姐你那时是怎样的感觉…我很无奈地按下确定,关闭页面。起身看着窗外树叶飘落,在这个深秋,我带着自己的“秋天日记”和姐姐“水清清”的记忆离开了江湖。

      2004年春的一天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到一个新的江湖,它叫真情江湖。真情...也许是该交些朋友了,我这么想着。

      刚到真情的时候,让我激动的是每天领取的工资是以前江湖的好几倍,还有这里也有个“姐姐”,只是“姐姐”是男的,名字叫姐姐。慢慢的,我们成了兄弟,他说话给我的感觉温文尔雅,我们一起刷怪,一起打架,一起被一个帮的人围杀,一起躲在泡点房间一挂一个月。

      “小秋,我觉得我们这样躲着不是个问题”。“姐姐”面带“严肃”地说道。

      “那该怎么办,人家一个帮四五十号人在外头候着咱”。

      “我觉得我应该出去和他们说说理”。

      “你去试试?”我说道。

      接着他出去了,过了几分钟,“姐姐”施展出“凌波微步”轻功,转眼间从〖真情江湖〗来到了【会员泡点】。

      “这群人是土匪吗,我字都没打完就去见阎王了”。“姐姐”哭着说。

      “理能讲通,要警察干嘛”。我无奈道。

      “不是的,我觉得是我的字还没打好,他们看了一定会和我们摒弃前嫌的”。

      “哦?你想和他们说什么?”

      “各位大侠好汉请听我说,之前的摩擦和瓜葛,希望各位不要计较,眼下最重要的是携手合作打掉xx帮什么什么的”。

      “听起来不错,你再去试试”。

      “姐姐”施展出“凌波微步”轻功,转眼间便从〖会员泡点〗消失了,原来是去【真情江湖】。

      过了几分钟,他兴奋地跑进来说:“可以出去了,在我刷了好几条大字的情况下,大家总算化干戈为玉帛了”。说着就一溜烟跑了出去。我总觉得哪里很不对,怀着不安的心情转去大厅。

      一进大厅,安然无事,于是我敲了几个字:哈哈,兄弟们好啊...屏幕顿时变红,系统提示:你的角色已被杀害。我靠,玩我呢。复活上线发现是被xx帮的帮主一记云霄剑给杀了。转至房间,“姐姐”也跟着来了。

      “我好像做错了件事”。“姐姐”尴尬地说。

      “你竟然知道!”

      “一时疏忽,发了大字...”


      后来,我们认识了新的朋友,叫天尊,我叫他情圣,“姐姐”叫他情兽。原因就是这家伙刚进江湖那会泡了别人帮里一长老也在追的妞,被人追杀了大半个月,跟我们一起蹲在泡点房里大谈女人。

      “小秋我跟你说,别看人家追杀我这么久,那女的对我还是很有意思的知道吧,我和人家已经QQ联系上了,让他们杀去吧,哥哥我在QQ上和她聊得正欢乐呢,啊哈”。

      “情兽,我觉得你不厚道,人家追了那么久被你这刚来的一脚插进去,这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吧,真没下限”。”姐姐”不屑地说道。

      “所以我说老姐你怎么追女孩子,前阵子那叫啥伊的女人,你直接点就成你老婆了,磨磨唧唧的还被随风给追走,你说说你暗恋人家多久了。”

      “我觉得随风也是朋友....”“姐姐”叹着气。

      “....”

      “....”

      情圣在情场无往不胜,和江湖越来越多的女人扯上了关系,这让我意识到,情兽不可怕,可怕的是情兽有文化。

      而随风后来去了新江湖,那个叫伊的女孩也跟着走了,临走前,我们聚在一块,随风说:“小秋,阿天,朋友开了个江湖,还把我当朋友的话,有空欢迎来玩”。而此刻“姐姐”却是一人挂在别的房间独自伤神。

      “小秋,他们走了?”“姐姐”黯然道

      我沉思了一会, “恩..走了”。

      “哦…”


      再后来,情圣要结婚的消息震惊了我和“姐姐”,敢情这家伙是想在婚前最后和女孩们逍遥一把啊。

      情圣走了,江湖上的女人哭泣了。而我和“姐姐”也沉默了好多天。

      直至半月后的一天,我一如既往地登上江湖,“姐姐”发了一条私聊:“小秋,我等你好久了,要和你说个事呢”。“什么事呀?”我心里不安起来。“呵呵,你也知道,我大四马上就要毕业了,今天来就是和你道别的,原谅我这么突然”。

      该来的还是来了,“姐姐”也要走了,就像两年前的姐姐水清清一样...我还是抓不住你们。我哽咽地和“姐姐”在江湖上最后次刷怪,最后次打架,最后次被追杀和最后一次溜进泡点房间挂着。

      “小秋,其实我挺羡慕天尊,真的”。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你第一次叫他名字,他知道一定以为你吃错药了”。我笑着说。

      “是啊..以前就吃错药了,我想她...”“姐姐”沉默了。

      第二天我就没再上真情。随风走了,天尊走了,现在“姐姐”也走了,只剩下一个我,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大群人手拉手快乐地向前走,一不小心弄丢了一个人,一不小心又弄丢了一个人,一恍神一刹那就发现旅途上只有自己在东张西望。


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

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这个夜里似乎想了很多,街上逐渐安静下来,却没有丝毫睡意,转身从阳台坐回电脑前,最后看了眼手上的日历,然后将它收好。

      姐姐他们已经过去了,留不住的东西至少还可以怀念。


      兔子沫沫对大家说:"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对于当时船上厨房里的龙虾们来说,那可是生命的奇迹啊!"

      噗嗤,刚喝进嘴里的茶喷了出来,这宝贝徒儿又跑出来搞笑了。于是我抬手赏了一道雷给她。

      “大胆,敢P我.造反了.我要向师娘举报你”。小兔纸拳打脚踢地对我说。

      接着我一脚把她踢出了银河系。

      “小兔纸,卖萌可耻这个道理不懂吗。”

      “大胆,叫我沫大人(气功波)。”

      于是我又拿出鞭子抽她。

      “师傅我错了,我不去举报你了,你当大人吧”。

      “为什么我手机开了飞行模式,从四楼扔下去还是摔碎了呢”。小兔纸又蹦出来句。

      我已经无语了,心想因为二楼有人在打飞机吧,不过还是开口说道:“这个..牵扯的方面太多了,首先飞行需要的电耗太大,要保证电池充足,还有起飞的状态要好,别以为你从四楼一扔就可以了,应该平抛,平抛知道吗,还要一定的转速才飞得起来….”

      “…”

      “…”

      我们都无语了…

      这就是我到七剑江湖的第一个徒弟,也是这10年来的第一个,她叫兔子沫沫,老玄说我拣到了个宝,是活宝吧….我这么想着。

      小兔纸说的师娘是冰瞳,很美的名字,她是我江湖以来第二个妻子,也希望是最后一个。

      “,猪圈里的猪收了吗?”

      “收了,一堆皮卡猪呢”我笑着说。

      “嗯...你会离开我吗?”冰瞳问

      “..会吧。”

      “!!!为什么。” 

      “因为这样以后你写回忆的时候就可以把我写进去,那个混蛋离开了我,这样映像会更深刻。”

      “噗..你是挺混蛋的,就不知道说好听的。”

      和冰瞳一字一句地聊着,再看着江湖大厅的你们,让我想起一句话,那也正是我一直一直崇尚的,现在想说的话: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来源:江湖传说(微信/QQ号:8478300),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zuijh.net/blog/post/24.html

本文标签:七剑江湖  一梦  真情江湖    

江湖玩家交流QQ群:201130852

<< 上一篇下一篇 >>

  • 评论(1)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搜索

网站分类

本年最热文章

热点关键词

最新留言

赞助商广告

关于江湖 | 江湖公约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江湖社区 | 江湖博客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Z-blog 备案序号:闽ICP备11022778号-4 QQ:8478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