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内容

世纪江湖往事-01

时间:2018/8/15 10:57:42 点击:

  核心提示:幽冥洞。 我独坐冰床之上,暗运内力托起面前的舍利子。舍利子光华流转,鲜红的宝珠流光溢彩,其中暗藏的光辉呼之欲出。 托掌,运气,我将体内真气逼出,让真气萦绕宝珠。宝珠似乎得到感应一般,璀璨的流光从珠心溢出,一股暖意从中散发,光辉映在洞壁上厚厚的冰墙上折射出一道道五色的光华。 真气源源不断从体内涌出,身...
幽冥洞。
   我独坐冰床之上,暗运内力托起面前的舍利子。舍利子光华流转,鲜红的宝珠流光溢彩,其中暗藏的光辉呼之欲出。
   托掌,运气,我将体内真气逼出,让真气萦绕宝珠。宝珠似乎得到感应一般,璀璨的流光从珠心溢出,一股暖意从中散发,光辉映在洞壁上厚厚的冰墙上折射出一道道五色的光华。
   真气源源不断从体内涌出,身体已开始微微颤抖,身下的冰床已开始有的裂痕。看着珠心内的光辉渐渐扩大,我狠下心将真气扩至极致,不慎被内力冲破血脉,口中霎时溢满咸腥的味道。
   舍利子的光辉越来越大,由珠心扩散而出的精气已慢慢溢出。我终于支撑不住,鲜血从唇齿之间涌出,滴落冰床。宝珠的光圈越来越大,渐渐将我包围,宝珠的精气接触冰床上的鲜血竟幻化出七彩的光芒。终于舍利子鲜红的外壳化开,内藏的力量被无限释放,幽冥洞似乎被一股烈焰炙烤着,洞内千万年不化的冰盖开始开裂,我将最后一口真气送出,舍利子终于射出万丈光华,洞内的冰块一时间全部融化,露出阴森森的石壁。
   不知过了多久,舍利子的光芒渐渐黯淡,仿若烛火一般,明明灭灭。
   我支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站起,看着眼前的剩余的光辉变为幽蓝的萤火。我伸手想触碰那朦胧的幽蓝,而那幽蓝竟朝前方飘去,仿佛指引我一般。我顺着那团幽蓝向前走去,不多时便看到洞口透出的光线,那团幽蓝接触到洞口的光线便迅速熄灭,消失不见了。
   我扶着石壁走出洞外,看着洞外幽暗的树影,一轮皎洁的月悬挂天幕,几处淡淡的星光在枝叶之间显现。我顺着林间并不清晰的小道走进密林深处,步履瞒珊。行走之间,眼角余光似乎看到一双通红的眼,急忙转身,一只恶狼从旁边草丛朝我迎面扑来。
无奈化解舍利子消耗大半心力,我竟无法使出轻功躲避恶狼的攻击,躲闪不及,恶狼的利爪顿时在我手臂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我定了定神,掷出一枚金钱镖,正中恶狼眉心,狼身便瘫软不动了。
我跌跌撞撞地穿过树林,来到树林边上的小河边。我跪在潺潺流淌的水边,清洗伤口,吃力地从身上掏出紫帕缠上手臂。殷虹的血漫过紫帕上的小字“上穷鸿鹄伴明月,下觅清萧绕紫竹”。
紫儿,她还好吗?
几年前,江湖上生出一场浩劫。据传说,在王母娘娘的蕃桃会上酒力不支的仙翁打翻了玉液池边的香炉,香炉内的烟灰飘落人间。在幽冥洞修炼成精的邀月公主寻到这飘渺若雾的烟灰,借烟灰的仙气打开沉睡于绝情谷三大魔头的封印。三大魔头法力无边嗜血成性,三大魔头在邀月的指引下掀起一场又一场腥风血雨,到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武林震动,各大门派决定集结力量对抗邀月,并将三大魔头困于封魔殿。我与紫儿受掌门令前去助阵。
那夜,疾风朔雨,邀月与我激战正酣。当时,三大魔头已被困于封魔殿,邀月元气大伤,我抓住时机,想将邀月置于死地。怎料,邀月使出幻术,顿时大片迷雾凭空而出,遮天蔽日。我在迷雾中挥舞着玄天剑,望从剑气中寻到邀月行踪,就在我转身之际,邀月突然现身,她使出的寒冰掌正对着我的胸口!说时迟那时快,紫儿不知从何处奔出,替我挡下这一掌。邀月始料不及,被我一剑穿心。
我抱着紫儿,看着满野的尸首,从中隐藏的冰冷似乎从我身下的石砖地面渗出,紧紧将我包围。
邀月公主修炼千年,以寒冰掌叱咤天下。她修炼的幽冥洞更是被千年不化的冰层覆盖,寒气销蚀入骨。
看着紫儿因我命垂一线,我寻遍天下名医,可无人能解紫儿身上愈来愈深的冰毒。看着日渐僵冷虚弱的紫儿,绝望之下,我只得前往天涯海角求助于南海神尼。我在紫云山前长跪不起,并承诺解冻幽冥洞阻止邀月再修炼害人,终得神尼首肯医治紫儿。
于是,我便将紫儿留在紫云山,只身前往幽冥洞。路上得仙人相助拿到武林至宝舍利子,借助舍利子至阳之气化开洞中寒冰。
时至今日,竟已三年。
流连洞中千百日,心念花满倍思长。无意花落春去来,细雨卿卿似梦来。
一场梦,恍若隔世。我坐在河边不禁轻声叹息。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的岩石上似乎发出了暗绿的光。
我不自主地起身,朝那块岩石走去。待走近那岩石,暗绿的光芒更是清晰,一个巨大的轮廓霎时显现。我自幼在武当长大,认得世间各样奇宝,看着眼前愈加明朗的轮廓心中大喜。
这是紫金葫芦,相传是太上老君炼丹炉中的宝物,内藏的神奇药草可医治任何伤病。
我赶忙爬上岩石,在那葫芦前端坐。记得幼时诵读关于葫芦的经文内提到一个口诀,据说可将葫芦内的药草化出,可若口诀出错,葫芦则会变得无比巨大,直至将跟前施法的人压死。
事到如今我顾不得许多,双手合十,默念以往在经书上看到的口诀。只见眼前的葫芦逐渐升高,绿光甚是耀眼,葫芦口上顿时生出一株翠绿的草,在绿光的照耀下迅速长大,不多时便飘到我跟前,我伸出手接住那株药草,葫芦便消失不见了。
我端详着手中暗暗发光的药草,不禁喜出望外。这是江湖上罕见的极品灵芝,服下不仅能使真气恢复,更能将体力,内力变为原来的两倍!
我服下极品灵芝草,静静打坐,打算待身上伤口愈合之后再寻出谷之路。
这时,旁边的树杈上响起一个娇俏的声音“姑娘寻着了宝物怎么也不向主人道声谢啊?”
我转身,只见一个白影从树上跃下“那葫芦在我手里已有两年光景,今日姑娘不消一个时辰便将其打开,这是何道理啊?”
“我自幼诵读经书,凑巧知道其中心法,不知那葫芦已是物有所主,多有冒犯。”
“呵呵,那不碍事。只是用了我的葫芦,不知姑娘用何谢我?”那白影走进,我看清了来人。一个二十上下的女子,身段苗条,乌发如云,白纱遮面。
“在下木颜潇潇,今日之恩无以为报,不知姑娘作何计量,望明示。”我朝那白色的身影作揖,白纱后的面容模糊,我看不真切。
“我是汀兰,梦水泽夏掌门。”那女子走近我身旁“三大魔头浩劫已过,武林动荡,我倒是对姑娘身法好奇。不如姑娘来我门下,以身谢我,可好?”
我微怔。只见那女子递与我一支梅花簪,我伸手接过。
“木颜,你需用该簪拭敌,”月光打在那女子身上,竟映得她仿若仙子“这簪是梦水的标志,夏至秋过,梅花不落。”

走出绝情谷已有三日,我来到飞云山。
飞云山山脚坐落着一座小镇,在山上大树的掩映下,小镇倒是错落有致。一路上我已向行人打听,听说江湖上有个专门搜集信息的门派便定户在飞云山,该门派名为中国联通,门派掌门原振侠以欺负熟人夺人宝物为乐。
我与原振侠已是故交,当年曾与他拜于同一门派名下。几年不见,不想这小子已有如此成就,不禁感叹造化弄人。
由于该门派做事向来高调,我不费何力气便找到了中国联通的府邸。
大红朱漆门,大门两旁各有参天古木直插入云。我正欲上前敲门,之间门楣上悬一横幅,上写道“极速上网只有联通(沃)”。我顿时哑然失笑。
这时,朱门打开,从中走出一名门童,对我上下打量。
“把这个呈与你掌门,只说故友求见。”我从腰间取下玉珏递与门童,这玉钰是我贴身之物,想来振振不会不认得。
果然,不消半个时辰,从门内出来两名蓝衣男子,皆配刀剑,欲引我入门。
我不做一词,径直跟着那二位男子走入门内,看着宅院内绿树红花,更有池水潺潺,一派江南风味。
穿过一个雕栏厅堂,在池边桥上立着一名身着深蓝衣冠的男子,那背影甚是熟悉。
“潇潇,别来无恙?”那男子满面笑容,挥手让那两名男子退下。
“还好。”我走上石桥,一手抚着桥边上的石雕“这地方不错啊!振振,几年不见竟成掌门了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哈哈,过奖过奖!”振振将折扇一收,便引我走下石桥,在一座亭子里坐下。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潇潇这次前来我知道是为何事。”振振在亭内坐定,便差人送上茶水。
“嗯,那就别拐弯了,直说吧!”我端起白瓷茶盏“这乌龙是假的吧?”
“能喝就行。”振振满是不以为然,从袖口中抽出一张纸条“这上边有个地址,住里边的主人知道紫儿的下落。”
   

夜色漫漫,月光如水。
我穿着振振赞助的夜行衣在瓦楞下穿行。照振振所指,这儿可是一大户人家。庄园错落雅致,背靠山林,府邸把手森严,在夜幕之下隐隐透出霸气。
我使出凌波微步,跨过刚被迷药药倒的守卫跃上高墙。死振振,告诉个这么大的地方也不给个地图,存心让我找!我在屋顶瓦楞之间穿行,渐渐深入,躲过夜行的守卫,在一处房顶上停了下来。我稍稍移开屋顶的片瓦,屋内的声音渐渐放大,清晰。
“把茶送去前厅。”一个老女人的声音,伴着一阵茶盏的碰撞声。
“是。”只见一个个丫鬟由屋内鱼贯而出,手中碗盏皆为银器,做工精细,质地上乘。
我从屋顶跃下,尾随丫鬟们来到一处宅子。细看之下,此处房屋不似别处,以琉璃做瓦,在如水夜色下流光熠熠,巨大的石雕坐落四周,镀金大门在月光里显得富丽堂皇。
我跟着丫鬟们路过门廊,看着廊上均画着珍奇鸟兽,朱红的柱子,古朴的花雕,愈是往下愈显尊贵。
我紧贴雪白的石壁前行,不想衣摆勾住了墙上的窗饰,用力一拉,衣服“刺啦”一声划出个大洞。这声响立刻引来了夜行的兵哨,我暗暗骂着振振赞助的衣裳不给力,无奈只得看着提着灯笼的兵哨向我逼近。
闪身避过一根长矛,掷出数枚钱镖,几名兵士倒下。我趁空想再跃上屋廊,怎料身后房门大开,穴道被一身着玄衣的男子封住。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明教?!”

作者:木颜潇潇 录入:风林火山 来源:转载
  • 上一篇:笑傲江湖路
  • 下一篇:世纪江湖往事-02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江湖笑话吧(www.zuijh.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 Email:8478300qq.com 站长QQ:8478300 闽ICP备11022778号-4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