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内容

世纪江湖往事-03

时间:2018/8/15 11:00:42 点击:

  核心提示:自那夜过后,小伙一直未有露面,只让侍从代话,吩咐我安心养神.还派来丫鬟小厮,日日照料.一晃眼,我在这庄园落脚已有数日光景.琉璃碧瓦,雕花柱廊,玉盘珍馐,锦衣玉带.我常伫立窗旁,看着窗外的飒飒的竹影淡如泼墨,而心思却若长长的丝线,盘盘绕绕,不知该伸向何处.与小伙不同,冰儿倒是常来探我.她每每前来,看我...
自那夜过后,小伙一直未有露面,只让侍从代话,吩咐我安心养神.还派来丫鬟小厮,日日照料.
一晃眼,我在这庄园落脚已有数日光景.
琉璃碧瓦,雕花柱廊,玉盘珍馐,锦衣玉带.我常伫立窗旁,看着窗外的飒飒的竹影淡如泼墨,而心思却若长长的丝线,盘盘绕绕,不知该伸向何处.
与小伙不同,冰儿倒是常来探我.她每每前来,看我失神的模样也不开口,只是静静地坐下,抽针引线,细细地在榻上绣着花样.
今夜,月凉如水,疏星几点,冰儿在廊下摆了小宴邀我作陪.
"今日是七夕呢."冰儿燃过木香,将香炉置于月下,自己便坐回青毡上.
"怎不见小伙前来?"我看着小厮已将菜肴点心一一摆上,终忍不住问了一句.
"呵呵,近来帮中事忙,教主走不开身."冰儿夹起一块桂花糕,探身放入我的碗里"来,尝尝我的手艺."
我闷头一口一口咬着点心也不搭腔.冰儿看我敛着的眉笑得云淡风轻,只端起茶盏轻抿.
"潇潇,有些事情不必操之过急,该来的时候,便会来的."
宴已散去,我支开提灯的丫鬟独自一人行在小道上.如今早已入夏,道旁的桃树上鲜果累累,那个个果子在淡淡的月色下竟显出花般柔媚.
踏入浅软的草丛,我倚着一棵桃树坐下.正对着夜幕发呆,忽觉得手臂有些微痒,低头一看,竟是一只萤火虫.正想细细端详,那小虫子却害了臊,腾身便飞起.我看着那蓝莹莹的光,心生不舍,于是起身朝那萤火追去.那小虫子一直朝着前飞,我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不多时,我竟来到一处园子,这儿打着一处处树桩,四周无草无花,在月光下显得甚是落寞.
我被那萤火虫引入园子中央,惊异地发现原来空旷的地面上蓦然生出一棵梨树,那蓝莹莹的小虫子刚隐进叶里,枝头霎时开满了粉白的花,风过,落英纷纷.
我不禁走到树下,走进那片纷纷扬扬的花雨里,闭上眼,任由轻软的花瓣落满肩头.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竟在漫天的梨花中看到另一个身影,那影子在月光下渐渐清晰,不多时便显出一个女子的模样来.
"是潇潇吧."那影子开口,嗓音轻柔,似春风拂过柳梢.
我有些惊怔,只得杵在原地,只呆呆地点了点头.那影子朝我走近,我看到那女子的面容,柳眉樱唇,笑容轻软,白裙飘逸在纷扬的花雨里,竟显得妥贴自然浑然天成.她拉过我坐于树下的石凳,我这才注意到那女子眼角边点着一颗朱砂,衬着一双美目,生出几分妩媚妖娆来.
"我是凤儿."她吐气如兰.
"你不是花仙么?"我傻愣愣地盯着她,手都不知道往哪摆.
"傻姑娘,我哪会是花仙呢!"她扑哧一声笑出来,眸子晶莹透亮.
"那你知道紫儿在哪吗?"我这话一出口,只见她那双眸子蓦地黯淡了,仿佛被乌云遮住了一般.
"是我不好."凤儿低眸,语调里透着哀哀的凉意.
"紫儿怎么了?!"我有些惊惶,不禁一把抓住她的臂膊.
凤儿不作声,只将手覆于我腕上,她的手凉得似深秋里的潭.
"紫儿去寻一江湖宝贝,至今未归."只听一沉稳的声音响起,我转头,不知小伙何时立在我身旁.
"去了多久?"
"一月有余."小伙朝我们走近,探身将凤儿拉起"别总是这么晚出来,夜风凉."
"嗯."凤儿轻应一声,双颊竟飞起两朵红晕.
小伙解下外衣替她披上,一把揽过她的肩"紫儿不会有事的,小兜,别总怪自己."凤儿只是低眉,不作一词.
小伙轻抬起她的下巴,直视她的眸,他那褐色的眼似化开一般,有如水般的温柔.
"相信我,紫儿没事的,"凤儿轻轻点头,任小伙搂着她进入屋内.
我看着二人的背影,月色下竟如一对神仙眷侣.
不多时,小伙只身从屋内出来,他回身将房门合上.
"凤儿在两个月前与妖女大战,那妖女不知使了何种法术,对她掷出一支梅花簪.待我将簪子拔出,凤儿竟只剩下一魄,她的魂被打散."小伙的语气里透出浓浓的哀伤,仿若不慎打碎了挚爱的宝物,眼底蕴出一抹淡淡的晶莹.
"好在凤儿内力深厚不致死去.紫儿见了凤儿这般模样,说世上有一种石头可使躯体重获魂魄."小伙深深的叹气"一日清晨,紫儿只在厢房留下字条,便不见了.我不知她去了何处."
"教主不必忧伤,潇潇知道紫儿去寻什么了."得知紫儿近况,我心里不禁如释重负"紫儿不会有事的."
"她去寻什么?"
"新月石."我回答"那石头灵性非常,非一般人所能寻到."
"那紫儿如何知道这石头在何处?"
我略一思箸,从袖内掏出一支梅花簪"教主,射伤凤儿的梅花簪是否与此一样?"
小伙接过梅花簪,蓦地抬头,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敌意"你是梦水的人?"
"嗯,应该是.那个女子戴着面纱,我看不真切."我有些疑惑.
"潇潇,恕我直言.本教与梦水势不两立.若你为梦水,我必屠之."小伙直面我负手而立.
"我明白."我幽幽地叹气"教主的意思是让我身归明教?"
"你的身法我见过,来我门下,我定不会亏待于你."小伙的脸逆着月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能听出他话语里沉甸甸的诚意.
"教主对紫儿有恩,对潇潇亦是.那听了教主便罢."
次日,小伙在庄中竖起祭坛,彩旗猎猎,兵将成行.
我登上祭坛,在明教众弟子面前与小伙同时饮下鸡血酒,以刀拭臂,滴血成盟.
"上对苍天,立誓为地,以血为盟,震我明教."

作者:木颜潇潇 录入:风林火山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江湖笑话吧(www.zuijh.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 Email:8478300qq.com 站长QQ:8478300 闽ICP备11022778号-4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