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内容

世纪江湖往事-06

时间:2018/8/15 11:02:41 点击:

  核心提示:月如钩,淡淡的树影映在窗棂.已是深夜,客栈里却依旧欢声笑语,歌舞升平.房门紧闭,我将街边一事细细说与时光逍遥,只见二人愁目锁眉,一言不发.在死死的沉寂中我闭上眼,一股寒意似穿透屋瓦窗门紧紧地将我包裹,三年前封魔殿外孤魂野鬼凄厉的惨叫盖过屋外的喧嚣如利剑般刺入我的耳膜.'潇潇,果真只有新月石能救凤儿性...
月如钩,淡淡的树影映在窗棂.
已是深夜,客栈里却依旧欢声笑语,歌舞升平.
房门紧闭,我将街边一事细细说与时光逍遥,只见二人愁目锁眉,一言不发.
在死死的沉寂中我闭上眼,一股寒意似穿透屋瓦窗门紧紧地将我包裹,三年前封魔殿外孤魂野鬼凄厉的惨叫盖过屋外的喧嚣如利剑般刺入我的耳膜.
"潇潇,果真只有新月石能救凤儿性命么?"时光轻轻摇了摇我的臂膀.
"是."我从游离中回过神来,睁眼对着时光回应"为这灵石,紫儿已离庄一月有余."
"灵石向来为世人罕见,紫儿从何得知灵石下落?"逍遥敛着眉,眉间的沟壑溢满浓浓的担忧.
我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将话桩接下去.在紫儿三岁之时,曾在街头偶遇一无名老道,老道拽着紫儿的小手非说紫儿是九天圣器如意镜转世.当时我与紫儿尚且年幼,只当这些不过是这衣衫褴褛之人的胡言乱语,从未当真.但随着紫儿一年年长大,灵性显露,凡若近身宝物瞳孔便会呈现一抹幻紫,愈近宝物那抹紫愈是深浓.正因紫儿有此神力,担心被居心叵测之人利用,于是世上知晓此事之人仅有二人,一人便是我,其二便是那老道.
"潇潇,不如我俩去蓬莱岛请出小鱼,那岛上常有仙人落脚,或许她会知晓灵石的下落."时光打断我的沉思,我朝她看去,只见她的眸里似乎有星光闪烁.
"不行!前往蓬莱路路途迢迢,你怎抵得过这般颠簸!"逍遥握紧时光的手,眉目里尽是心疼.
"逍遥,你与我为教中护送物件不计其数,虽无甚解难,但以我身手就算有了事端也可化解."时光转身,将另一只手覆于逍遥掌上,言语温柔"更何况,我的心里挂着你,于此,我定会平安."
"时光,待此事解决,你便与我结亲,可好?"逍遥揽过时光的肩,仿若拥着绝世的珍宝.
我见状,悄悄起身,跨过屋槛,将门替二人合上.

我与时光快马扬鞭,待抵达离心湖已是夏末.
仙雾缭绕,湖面无波无痕,宛若一块巨大的翡翠.据时光所言,蓬莱岛便在这湖的中央.
"我幼时曾随奶娘在湖边定居,奶娘曾对我说过这湖的来历:鲛人的祖先与南海龙王的女儿相爱,龙王大怒下令刺死鲛人,南海公主悲痛欲绝,自刎于山林,死后化身为这离心湖.传说离心湖只许女子接近,且来人须投下心爱之物,以示情殇,方可横渡此湖."时光立于湖畔,不时漫过岸边的湖水打湿了她脚上的绣鞋.
我看着这雾霭弥漫的仙湖,耳边呼呼的风声似乎夹杂着一丝丝哀怨.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扰,这波澜不惊的离心湖竟潜藏着如此凄伤的暗涌.
我从腰间取下玉珏,按住时光欲掏物件的手"还是我来,你与逍遥定会白头偕老."
这玉珏是我娘留下的遗物.据师父说,我娘是在林间舞剑,口渴难耐不慎误食仙果而怀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便是如此来到这个世上,在我出生之后,我娘竟又产下这块玉珏,随后便咽了气.我带着这玉珏长大,此物件便是我毕生心爱之物.
我正欲将玉珏投入湖里,湖边的草丛竟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姑娘莫急."
我与时光寻声望去,竟看到一颗巨大的岩石慢慢动起来,待那石头爬近,我这才发现那石头原来是只老龟.
"老龟在此仙湖已修炼千年,眼看就要得道升天,不想一妖魔夺了元丹."老龟皮糙肉粗,两只眼睛仿佛是粘上去一般"我看姑娘经脉奇异,若姑娘可为我出去那妖孽夺回元丹,我愿驮二位渡河."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泛白的玉珏,便朝老龟蹲下,俯身,直视着它的眼睛"若我替您将元丹夺回,果真可渡我俩过河?"
"我在这湖边已呆了上千年,自然早已是出入自如.若姑娘能替我将元丹夺回,我定会助姑娘过河."老龟的话语里满是真挚,让我的心不由一动.
"如今那妖孽身处何处?"
"由此步行十里有一片原野,那片原野是那妖孽的领地.姑娘直走便是."老龟转头,引我朝湖的另一边看去,只见前方迷雾沉重,不时有浓烟冒起,处处透着不祥.
我对老龟点头,起身朝那片迷雾走去.
"潇潇,你真相信那老龟所言?"时光有些担忧.
"嗯."我一边走,一边朝她点头"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那老龟真是遇了劫难,况且它言辞恳切,想来应不会有诈."
"嗯..."时光仍有些犹豫"可那妖孽的来历..."
"没事."我朝时光宽慰一笑.
说话间我与时光已踏进一处空旷的原野,这儿的迷雾更是深重,似乎是要将我俩困住.
"是妖气."我将剑拔出剑鞘,示意时光当心.
我俩背对而行,时光紧紧握着手中的战神鞭.我闭上眼,挥舞玄天剑,将剑气放出,忽然剑锋似遇了磁一般,定在一处不动了.
"妖孽,现身吧."我睁开眼,直视剑锋所指的方向.
几股浓烟冒起,仿佛风起,那浓得化不开的雾竟急速散开露出枯黄的草地.草地上生出一方石床,床上斜躺着一名女子,衣衫轻薄,酥胸半露.
"哟,这回怎么是两个弱不经风的妹子啊?"那妖女漫不经心地抚着手中的团扇.
"少废话,快将元丹交出,我饶你一死!"时光将战神鞭拉紧,已摆出迎战的架势.
"这个妹子话倒挺冲的."那妖女竟笑开了怀,她举起团扇朝身旁一点,几只小妖凭空窜出,个个尖牙利齿,凶神恶煞.
我和时光闪开身,狠狠将手中的武器朝那小妖砍去.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无论我俩的武器刺进妖精身体何处,那些个小妖依旧张牙舞爪,叫声尖厉.那妖女见状,乐不可支.在她的指引下,愈来愈多的妖精出现,将我和时光团团围住.
"潇潇,这可怎么办啊!"时光的战神鞭已快阻挡不住小妖的进攻.
我偏过脑袋,想回身将时光挡在身后,不想一只小妖趁空扑了上来,就着我的手腕就是一口.
"潇潇!!"时光有些惊慌.
"不碍事."我依旧挥着剑,用剑气抑住蜂拥而来的妖精.
我腕上的伤口愈来愈大,血喷涌而出,不多时便染红了袖口.
"不要!!"只见两只妖精冲破剑气,竟将时光手中的战神鞭扯下.
我惊惶地回头,持剑的手微垂,腕上的血顺着剑刃滴下.
眼看一只妖精扯破时光的衣摆,那尖牙距她的小腿只差一寸.我狠狠将剑朝那妖精刺去,不想那粘满我鲜血的玄天剑竟一下把那小妖的头颅削下来.
我有些惊异.凌空而起,将箭气放大.
我夺回时光的战神鞭,将鞭子绕于手腕,待血漫于其上,便抛与在另一头的时光.
待我俩杀出血路,直面那妖女,原野上已布满了小妖们的尸首.
"就这点本事."那妖女从石床上坐起,眸子里闪过一丝莫名的东西.她话音刚落,那手中的团扇已变作千万把,霎时着遮天蔽日.
就在我与时光不辩南北之时,妖女突然现身,直扑过来.我将手中的剑朝那妖女掷去,不想偏了方向.妖女见状,一个箭步冲上来,死死掐住我的喉咙.
"潇潇!!!"时光大喊,扭紧鞭子欲冲上来.
"你给我站住!"那妖女狠狠瞪着时光,我感到她细长的指甲就要钳进我的肉里.
"小姑娘,你再上来一点呀!"那妖女笑得妖娆,言语里透着怨毒.我挣扎着朝时光摇头,意识愈来愈模糊.
"会死吗...可凤儿还在等着我..."我拼命掰着妖女缠在我脖颈上的手指,可双手愈来愈无力"若死了就可以见到娘了...紫儿..我还没见到紫儿..."
在意识就要消散之际,我胡乱摸到一样东西,于是狠狠朝妖女眉心刺去.
"啊!!!!"妖女松开了手,径直朝后仰,倒在了地上.
我眼前一黑,也倒了下去.

作者:木颜潇潇 录入:风林火山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江湖笑话吧(www.zuijh.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 Email:8478300qq.com 站长QQ:8478300 闽ICP备11022778号-4
  • Powered by laoy! V4.0.6